导航资讯

主页 > 社会文化 >

社会文化

智障人士无法结婚 与智障人士结婚并发生性关系构成犯罪!

发布时间: 2021-11-24 点击数:

  昨日海南一55岁男子娶智障女孩的新闻在网上引起了大家的热议。大家无一例外地认为女孩父母不负责任,男子怀有不轨的心思,那么残障人士能不能结婚呢?

  智障人士无法结婚,但是可以离婚。针对河南泌阳县高店镇55岁男子娶“智障女孩”为妻一事,3月1日,泌阳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女方因智力障碍无法表达个人意愿,有严重智力障碍和精神疾病的,无法办理结婚证。“(如果)不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签字、按手印都做不到,是不能办理的。”

  1.无行为能力人(1)完全无行为能力人没有结婚自主权,监护人也不能代替其办理结婚手续,所以不能结婚。(2)结婚之后成为无行为能力人,不能办理离婚。如果起诉离婚,或者被起诉离婚,需要先改变监护人,将配偶为监护人改变为父母子女,由父母子女为监护人,再办理离婚手续。2.限制行为能力人主要看对婚姻有没有认识和自主权。如果有自主权,那就自己可以决定结婚离婚;如果没有自主权,那就不能结婚,办理离婚需要由监护人行使。3.民政局能不能给精神病人颁发结婚证?答:不能,结婚必须完全自愿。

  《婚姻法》第五条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

  一个完全不具备行为能力的人,是无法自愿表达结婚意愿的。因此,如果经过医学、法律认可的无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去民政局办理结婚,民政局肯定不能颁发结婚证。因为“无法证实其是否愿意结婚”。二、智障人士可以离婚在离婚时,先要变更监护权,监护权由夫妻变成父母子女,然后由父母子女向人民法院起诉,就可以离婚。三、与智障人士发生性关系,构成强奸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1984.04.26 实施时间 1984.04.26

  1.怎样认定强奸罪?强奸罪是指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违背妇女的意志,强行与其发生性交的行为。

  明知妇女是精神病患者或者痴呆者(程度严重的)而与其发生性行为的,不管犯罪分子采取什么手段,都应以强奸罪论处。与间歇性精神病患者在未发病期间发生性行为,妇女本人同意的,不构成强奸罪。

  在认定是否违背妇女意志时,不能以被害妇女作风好坏来划分。强行与作风不好的妇女发生性行为的,也应定强奸罪。认定强奸罪不能以被害妇女有无反抗表示作为必要条件。对妇女未作反抗表示,或者反抗表示不明显的,要具体分析,精心区别。3.与精神病人“结婚”并发生性关系的,也构成犯罪如果与精神病人“结婚”,并发生性关系,不仅其“丈夫”可能构成强奸罪,其他人员如果明知其是精神病人,并纵容、怂恿、协助男子与其发生性关系,可能会构成强奸罪共犯。4.民政部门给女精神病人颁发“结婚证”,有可能构成玩忽职守。如果民政部门明知道或者可能知道该女人是没有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仍然颁发结婚证,导致被强奸、生子等后果的,民政工作人员可能构成玩忽职守,要追究责任。案例看望孩子时和患有精神病的前妻发生性关系 构成强奸罪被判刑张某到前妻家看望孩子,和无性防卫能力的前妻发生性关系,致使前妻怀孕被判刑,但是两人婚姻持续期间,前妻也属于精神发育迟滞无性防卫能力,两人结婚生子的行为。

  铜陵市郊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某与无性防卫能力的被害人吴某1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百之规定,应当以强奸罪追究刑事责任。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张某与被害人吴某1于2014年8月27日在铜陵市郊区民政局登记结婚,于2016年1月14日由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离婚。2018年9月初的一天,被告人张某因其婚生子生病来到被害人位于铜陵市郊区的家中,与被害人吴某1在其家中大房间的床上发生性关系,并致被害人吴某1怀孕。经铜陵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告人张某系被害人吴某1体内胚胎的生物学父亲。经铜陵市同仁司法鉴定所鉴定,被害人吴某1精神发育迟滞(中度),性防卫能力丧失。

  另查明,2018年10月12日与12月17日,公安机关两次电话通知被告人张某,被告人均主动到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构成自首。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张某的亲属积极代为补偿被害人人民币二万元,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对被告人的行为予以谅解并出具谅解书。

  上述事实,被告人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公诉机关提供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被告人供述与辩解,证人吴某2、吴某3、佘某等人的证言,被害人陈述,铜陵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物证鉴定书,安徽同仁司法鉴定所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意见书、现场勘验笔录、判决书、谅解书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对于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主动到案,如实供述,属于自首的辩护意见,本院依法予以采纳。对于辩护人提出安徽铜仁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未附有资质证明,鉴定被害人无性防卫能力证据不足的意见,经本院调取,安徽铜仁司法鉴定所于2017年11月9日由安徽省司法厅颁发资格证书,其司法鉴定人员均具有鉴定资质,故此意见本院不予认可。辩护人提出关于被告人张某的行为不构成强奸罪的辩护意见,本案中被害人吴某1经鉴定系精神发育迟滞(中度),并无性防卫能力,被告人张某在已与被害人离婚的情况下与其发生性关系,其行为构成强奸,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与无性防卫能力的精神发育迟滞(中度)被害人吴某1发生性关系,其行为构成强奸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案发后被告人张某主动到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依法可减轻处罚。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张某获得被害人谅解,依法可从轻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并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被告人张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四年。(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