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资讯

主页 > 社会文化 >

社会文化

艺考女生每顿吃四分饱坚持三年 以素食为主

发布时间: 2021-11-22 点击数:

  昨天,2016年浙江理工大学时装表演的专业校考复试在下沙举行。来自全国的178名考生来到学校,追寻自己的梦想。

  此次,浙江理工大学表演(时装表演艺术)专业招生计划33人,其中女生23人,男生10人。艺考如战场,考生们中考的几率减小,纷纷使出浑身解数,希望挤过这座独木桥。

  昨日,记者在现场看到,考生几乎拥有清一色的“大长腿”,分别进行形体测量、台步展示、才艺表演等多方面的面试。

  杨同学身材高挑,挽着发髻,姣好的面容难掩青涩吸。她来自郑州,为了自己的模特梦,已经独自一人在艺校读了三年。她从小学就开始就学习艺术,舞蹈、声乐、美术等等,一门都没落下。

  她有1米77的个子,体重只有53公斤。但是,杨同学还是不满意,说自己还不够苗条。“我是从初中开始往模特表演方向发展,为了保持好身材,我这三年‘吃’得非常谨慎,每顿只有吃到4分饱,晚上6点以后就不吃东西了。一般早上一小碗麦片,中午和晚上以素食为主。”

  女模特不易,男模特也是如此。在服装表演的候考室,一个身高一米九男生格外抢眼,乍一看还有点像名模胡东。这名沈同学来自杭州,从十三岁就开始学习服装表演,五年的时间里他练就了自信和快乐,更坚定了以后成为名模的信念。

  “浙江理工大学表演(时装表演艺术)专业招生预计招男生10人,参加复试的男生有53人,可以说是五选一,胜算还是有的,但也不能松懈,因为大家都很优秀。”沈同学坦言,“学习这个专业最遭罪的要数考前这几个月,考前集训比较辛苦,每天都会去健身房坚持锻炼、跑步,也要配合节食保持身材。”

  2016年艺考正在进行中,不同于高考,艺考的考点设置很有限。为了参加某所学校的考试,学生必须要到指定的考点去。一群十七八岁的学生,为了自己心中的艺术梦,奔波于不同城市、不同学校间。有时,他们需要一天跑一个城市,独自一人或有父母陪伴,经常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他们的青春,很累,但很美。(编辑/靶小曼 摄/王峥)

  佳佳,17岁,高三,一名普通的艺考生。她一共报了十所学校,这些学校分布在北京、南京、武汉、长沙、新疆、广西等城市。她几乎一天跑一个城市。前一天晚上八点,她坐火车到北京,为了参加中央戏剧学院和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的考试。早上六点,她便起床开始准备。她很爱中国传统文化,所以穿了一件中国风的衣服。

  在考前,佳佳报了一个培训班。培训内容有:基础的语音发声,气息练习,绕口令,形体课,化妆课,上镜课,即兴评述,模拟主持等等。起初,父亲并不支持她参加艺考,但成绩一直优秀的表哥高考失利了,父亲担心她也会出岔子,所以同意她参加艺考了,觉得参加艺考可能会更保险一些。

  洗漱完后,她开始收拾行李,晚上她就要离开北京去济南,因此所有行李都必须要随身带着。

  她第一次独自一人出远门是读初一的时侯,坐火车从家到北京。自此之后,经常独自远行。她笑着说,她还没遇到过流氓,但遇到过小偷,小偷的手已经快伸到她的口袋里了,她及时发现了。

  离开前,佳佳回望了一下住了一夜的宾馆。因为艺考,中戏附近的宾馆很难预定。大多都订满了,她预定时,这间宾馆只剩没有窗户的房间了,但没有因为考期就乱涨价。她在南京考试时,住的宾馆因为考期涨价,比平时贵了100元左右。

  宾馆离中戏不到十分钟的车程,听歌打发时间。她最喜欢的歌手是李健,最喜欢的演员是钟汉良。

  离开考还有半个小时,佳佳来到了中戏门口。中央戏剧学院校园地理位置比较特别,在北京东城区的东棉花胡同里。老北京风味十足。开考前,考生不能进入校园,都在学校门口等待入场。

  中戏门口的路很窄,时而有车经过,显得更加拥挤,待考的考生要随时给车辆让行。

  八点整,工作人员让考生凭准考证一一入场。佳佳说,今天的两场考试,她都不紧张。因为中戏和中传都太好了,自己很难考上,所以也就顺其自然了。

  考场外,陪考的家长等着自己的孩子。在门外什么都看不到,但这些家长一直这样望着,从孩子进考场,到孩子出考场。

  佳佳的父母没有来陪考,从小教育她要独立,幼儿园便把她送到了寄宿制的学校。不管是去南京,去济南,还是来北京参加考试,父母不会插手管她的行程,买火车票、找宾馆、报学校都是她自己来做。

  9点半,佳佳走出考场,她说正常发挥了,但不抱什么希望。考试内容是:朗诵自备文章和命题播报。六个考官,一次面试20位考生,同场有一位考生和佳佳撞题了,自备文章都是《可可西里》。但大家都只是诵读几句就被考官叫停了。

  离下午中传的考试还有一段时间,佳佳来到西单,为其他场考试做准备。有的学校要求学生必须穿平底鞋,佳佳买了一双帆布鞋。

  隐形眼镜也快用完了,她想在西单购置隐形眼镜,但没找到自己一直在用的牌子。

  西单地铁站附近的北京图书大厦让佳佳停下了脚步,她说,她很想进去看看。但时间紧张,不得不继续赶路。

  有一次,佳佳来北京培训,独自一人拖着行李箱。换乘地铁时,她需要提着行李箱上下楼梯,有些楼梯很高。而且在地铁高峰期时,她提着行李箱挤地铁,怎么都挤不上去。自此之后,她不再拖箱子来北京了,而是把行李放在包里,用手拎着。

  由于赶考,有时候连续三天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会迷路,有一次公交车坐过了站,下车后,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她说她相信守恒原则,现在一直走弯路,未来肯定会很好。

  坐地铁去中传,需要一号线转八通线,佳佳走到八通线时,地铁刚刚开走。等下一趟地铁的间隙,她拿出手机看了看前一天的新闻联播的内容,她说:“说不定就考了呢”。

  下了地铁,她先在中传附近找了一家美发店。她说,中传的老师可能更喜欢端庄的学生,所以想让美发师给她梳一个正式点的发型。在等待美发师的过程中,佳佳在理发店的厕所,换了一件白衬衫和玫红色的裙子,也是因为想让自己看起来更端庄一些。

  在学校,佳佳所在的班级是重点班,她的学习成绩还算理想。但是出来参加长达近一个月的艺考,同学们都在学习,她觉得压力很大,担心回去后跟不上学习进度。

  美发师问佳佳想要什么样的发型,佳佳说:“你们这儿应该有很多艺考生来做发型吧,她们做什么样,就不要给我做成那样,做不一样的。”

  她很喜欢播音主持,尤其是播音,也喜欢配音,觉得很有意思。但如果有机会,也想去山区支教,因为喜欢小孩。曾经也有过做战地记者的梦想。

  高跟鞋更搭她的衣服,但现在她还不习惯穿细跟高跟鞋,穿细跟高跟鞋走路脚会痛,她会把高跟鞋拎到考场去,进场之前再换上高跟鞋。

  从三点入场,到五点半才考完。走出考场,佳佳很开心,因为她押中考题了,考官问她的问题是:昨晚新闻联播的内容是什么?正是她在等地铁时看的内容。

  吃过晚饭,佳佳开始往火车站赶。她说,可能是经常拎行李,力气也变得很大了,遇到流氓也不怕。来北京前,佳佳参加了南京几所学校的艺考,在南京待了九天,吃、住、考试服装等全部花销加起来近一万元。

  她说,已经不敢去想出来一趟要花多少钱了。她很想自己挣钱,前几天情人节,她买了一些没有处理过的玫瑰花,三元一支,然后自己把刺剪掉,再简单包装一下,十元一支卖出。一天下来,挣了两百,她给爸妈一人一百。爸妈虽然不会插手管佳佳的行程,但是每到一个城市时,爸妈都会发短信或打电话,以确认她安全抵达。佳佳也会向父母报告她的行程。

  晚上8点51分,佳佳坐火车离开北京,去往济南,参加第二天的两场考试。她说,她有很多梦想,但只有考上了大学,这些梦想才能更好地实现。

  先进行的是男生考试,女生全部在考场外候考。她们有的在空地上练习走台,有的在准备自己我介绍,还有的在听音乐,放松心情。

  刚刚复试完的考生舒学亮走出考场,他穿着一件紧身的皮衣、牛仔裤,脚上一双棕色的皮鞋,十足的模特范。“衣服是我自己准备的,因为有一项考试内容是形体观察,在着装方面当然要注意啦。”

  “复试的考试内容和初试项目差不多,但对才艺表演的要求更加细化和规范,须从舞蹈、健美操、艺术体操中自选一项,且自备服装和音乐。”舒学亮说,为了自己的模特梦,他在年前就来到下沙,在一家模特培训中心学习,就是为了能在复试中取得好成绩。

  别看模特行业很光鲜,在聚光灯下,T台上走秀,收获的是鲜花和掌声。其实除了平常练习的艰辛,报考的要求也很比较高。浙江理工大学招生就业处副处长高建明说,“此次参加复试的考生身高女生均在1米73以上,男生在1米85以上。”

  除了身高,考试的其他内容也不容易。高建明说:“复试的考生是从之前杭州、郑州和青岛三个初试考点选出来的,初试成绩仅作为选拔入围复试资格使用,不计入专业校考成绩,专业校考成绩以复试成绩为准。所以进入复试的考生想要取得好成绩,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陈女士来自山东,两天前陪着女儿来到了下沙,住在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店。“因为是复试,所以女儿特别认真。这次的才艺表演是跳拉丁舞,她准备了半个多月。虽然很熟练,但我还是有点担心,毕竟考试是现场发挥,希望能顺利完成。”